在流動中匯聚起繁榮發展的人才力量
新中國人力資源流動管理工作70年
發布日期:2019-11-01                               打印本頁
瀏覽次數: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9年新年賀詞中指出,“一個流動的中國,充滿了繁榮發展的活力?!比肆ψ試詞薔蒙緇岱⒄溝牡諞蛔試?,人力資源流動配置是激發人才創新創業創造活力的重要保障,是深化人才發展體制機制改革的重要任務,是實施人才強國戰略和就業優先戰略的重要內容。伴隨著新中國70年波瀾壯闊的發展歷程,我國的人力資源流動經歷了從統包統配到市場化配置為主體的深刻變革,為黨和國家事業繁榮發展激發出強大活力、匯聚起磅礴動力。

70年來,我國的人力資源流動管理政策歷經變遷,始終服從服務于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大局,在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強大人力資源支撐的同時,也為人力資源成長成才、實現價值創造了空間,具有鮮明的時代性、階段性、規律性。

統起來:

統包統配人力資源 集中力量辦大事

新中國成立后的前三十年,是人力資源統包統配計劃配置時期(1949至1977年)。新中國成立之初,積貧積弱,百廢待興,各類人才資源極其匱乏。1949年,全國就業人員1.8億人,其中城鎮就業人員1533萬人,城鎮大量勞動力處在失業狀態。為鞏固人民政權、集中有限資源優先保障國家重大戰略,在人才方面,中央采取了統一調配、集中人才、保證發展重點的策略。1952年,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作出抽調技術人員發展國防工業的決定。第一個五年計劃開始后,156個重點工程上馬,人才供需矛盾更加突出。五年內,僅工業和交通運輸業的發展就需要增加35.9萬名專業人才,而同期專業學校只能提供28.06萬人。1953年11月,中央又發出了《中央關于統一調配干部,團結改造原有技術人員及大量培養、訓練干部的決定》和《關于分期分批調配工業干部的通知》。據不完全統計,在三年之內,調到工業部門工作的干部共有16.3萬人,其中調到國營工業企業的干部有10.3萬人。第一個五年計劃后,我國的計劃調配體制基本定型。到“一五”結束的1957年,全國就業人員達到2.38億人,比1949年增加了5689萬人,年均增長3.5%。城鎮就業增長更快,1957年城鎮就業人員達3205萬人,比1949年增長一倍以上,年均增長9.7%。1956年,社會主義三大改造基本完成后,我國確立了使全體勞動者實現“全面就業”的目標,制定了“統包統配”的人力資源配置政策,實行高度集中的勞動力管理體制。此后,這種計劃調配體制一直延續到70年代末,成為新中國成立三十年期間人力資源配置的主要方式,對于合理配置和使用人才,保障國家經濟社會建設,起到了重要作用。

改起來:

打破計劃配置堅冰 市場化流動配置初現

改革開放至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是以雙向選擇為主的人力資源市場化流動起步發展時期(1978至1991年)。這一時期我國人力資源流動領域的主要特征,是統包統配的人力資源配置制度開始打破,企業開始實行勞動合同制,勞動人事部門在全國開展了調整用非所學專業技術人員、人才余缺調劑工作,人力資源配置領域的服務開始發端,市場出現萌芽。

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做出了改革開放的偉大歷史抉擇,開啟了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歷史新時期。

1980年8月,中共中央轉發全國勞動就業工作會議通過的《進一步做好城鎮勞動就業工作》的文件,明確“三結合”的就業方針,即“在國家統籌規劃和指導下,實行勞動部門介紹就業、自愿組織起來就業和自謀職業相結合”。我國就業政策從“統包統配”就業模式正式向多元就業模式轉變。1983年7月13日,國務院發布《國務院關于科技人員合理流動的若干規定》,這是我國第一次通過行政法規對人才流動的方向和人才流動中各個主體的相關權益和責任進行了較為全面的規定。1985年3月13日,中共中央發布了《中共中央關于科學技術體制改革的決定》,提出“改革科學技術人員管理制度,造成人才輩出、人盡其才的良好環境。必須改變積壓、浪費人才的狀況,促使科學技術人員合理流動?!貝撕?,以調整專業技術人員、技術工人、企業聘用干部、出國留學人員等為對象的政策陸續出臺。

這一時期,人力資源配置領域的服務開始發端,市場出現萌芽。20世紀70年代末,勞動人事部門開始創立并組織勞動服務公司,解決待業人員就業問題,并逐步演進為就業服務機構。同一時期,人才公共服務機構也陸續成立。1983年,沈陽市人才服務公司、廣東省人才交流服務中心相繼成立。1984年5月28日,原勞動人事部發出《關于成立勞動人事部人才交流咨詢服務中心的通知》。同年6月6日,全國人才交流咨詢服務中心正式掛牌開業。6月23日到7月4日,原勞動人事部在山東省煙臺市召開了全國干部錄用與調配改革會議,決定建立全國及地方人才交流中心。此后,各地人才交流服務中心相繼成立。1988年8月成立了全國人才流動中心。

1979年,北京市友誼商業服務總公司(北京外企人力資源服務有限公司(FESCO))成立并派出第一名中方雇員,市場化的人力資源服務開始出現。在溫州、廣東、北京等地,還產生了一些民間性質的人才交流服務機構。截至1990年左右,全國30個?。ㄗ災吻?、直轄市)級人才交流服務機構全部成立,地市級成立機構的有409個,縣區級1395個,行業部門37個,從業人員達5000多人。

隨著人才流動渠道的不斷拓寬,流動人員規模逐步擴大,流動人員的人事檔案管理就成為人事工作中亟待解決的問題之一。中共中央組織部、原人事部先后發布了《關于加強流動人員人事檔案管理工作的通知》(1988)、《關于進一步加強流動人員人事檔案管理的補充通知》(1989),對流動人員人事檔案管理的權限、檔案內容、管理部門等進行了明確規定。為了規范服務機構的行為,1990年11月22日國務院第66號令發布了《勞動就業服務企業管理規定》,1991年原勞動部和人事部分別下發了《職業介紹暫行規定》和《關于加強人才招聘管理工作的通知》。

動起來:

多種所有制并存發展 人力資源在全社會范圍內流動配置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至本世紀初,是人力資源市場化流動配置全面展開時期(1992至2002年)。這一時期,我國人力資源流動領域的主要特征是勞動者和用人單位作為人力資源市場的主體地位正式確立,勞動力市場和人才市場基本形成,圍繞就業、人才資源優化配置的各類服務機構規模不斷擴大,人力資源服務業態不斷豐富。

1992年10月,黨的十四大提出了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目標,2001年,中國成功加入世界貿易組織,2002年,我國初步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并存發展的格局初步形成。在這一階段,我國持續快速發展的經濟,帶來了大量的人力資源需求,人事關系、戶籍等障礙相繼開始逐步打破,勞動力市場和人才市場正式確立,流動和發展的空間大大擴展。人力資源流動主體從相對單一的專業技術人員擴展到企事業單位各類人員流動,呈現出從中西部向東部發達地區、從體制內單位向民營經濟和外資企業等體制外用人單位流動的特點。

根據原人事部辦公廳發布的《關于2002年人才流動與人才市場建設基本情況通報》,2002年,全國各級各類人才中介服務機構共接待流動人員2163萬人次,登記要求流動人員1132萬人次,幫助265萬人實現流動,分別比2001年增加了550萬人次、376萬人次、24萬人。全國當年共舉辦人才交流會17244次,參會人員2054萬人次,參會單位75.8萬家,達成流動協議484萬個,與2001年相比,人才交流會增加了4119場,參會人員增加了411萬人,參會單位增加了近12萬家,達成協議數量增加了115萬個。

這一時期,圍繞就業、人才資源優化配置的人力資源服務機構規模不斷擴大,服務業態不斷豐富。國內各類人才服務服務機構有所增長,外資人才服務企業進入中國市場,網絡招聘、獵頭、人事代理等人力資源服務業態開始出現。隨著國企改革的深入、加入世貿以及產業結構調整的推進,人才流動服務開始出現變革與轉型,在解決再就業問題、實現政府調控人力資源合理流動等方面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1994年8月,中共中央組織部、原人事部聯合下發了《加快培育和發展我國人才市場的意見》,明確提出發展人才市場的總體目標。1994年9月7日,原人事部與沈陽、天津和上海市聯合舉行了“組建區域性人才市場新聞發布會”,宣布原人事部將與天津、沈陽、上海三市人民政府共同組建中國北方人才市場、中國沈陽人才市場、中國上海人才市場。這是實現“2000年之前,在全國范圍內,初步形成功能完善、機制健全、法規配套、指導及時、服務周到的人才市場體系”這一目標的重要措施。此后,原人事部陸續與各地共建了一批國家級人才市場。

綜合來看,這一階段人力資源服務的發展主要有如下幾點:

第一,為解決國有企業下崗職工就業與基本生活保障問題,成立了再就業服務中心,促進了勞動力市場的發展。1998年中共中央國務院下發《關于切實做好國有企業下崗職工基本生活保障和再就業工作的通知》,提出“建立再就業服務中心是保障國有企業下崗職工基本生活和促進再就業的有效措施”。之后各地開始成立“再就業服務中心”,2002年底各地的“再就業服務中心”全部撤銷,實行失業保險保障,推行就業市場化并逐漸形成了以公益性職業介紹機構為主、民營職業介紹機構為補充的覆蓋城鄉的勞動力服務網絡。

第二,勞動部門和人事部門進行了所屬服務機構的體制改革,政府管理部門的職能開始從辦市場向管市場轉變,為人力資源服務業的市場化發展創造了良好的環境。勞動部門所屬服務機構開始向公共就業服務轉變,并取得了財政的有力扶持;人事部門先后提出了“管辦分離”“事企分開”“公共服務與市場經營性服務分離”的改革要求,探索了多種發展模式。

第三,民營人才服務機構較快增長,知名外資人才服務機構不斷入駐中國,行業內的專業交流增加;招聘占業務的比重開始降低,與人才流動服務相關的人才派遣、人事外包、培訓、獵頭等業務的比重開始逐步上升;互聯網等信息技術開始在行業應用并催生了網絡招聘等新生服務方式,人才服務市場日益繁榮。為改變全國各地人才交流協作網組織松散的現狀,把各級人才服務機構緊密聯系在一起,充分發揮他們的作用,2001年11月,經原人事部、民政部批準,中國人才交流協會成立。

第四,服務活動與市場秩序得到進一步規范。2000年11月29日,原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頒布《勞動力市場管理規定》,取代了1995年的《職業介紹規定》。2001年9月11日,原人事部、工商行政管理總局發布《人才市場管理規定》,此后,《境外就業中介管理規定》(2002)和《中外合資人才中介機構管理暫行規定》(2003年)也先后出臺。

截至2002年底,全國共有人才流動服務機構4287家,從業人員20593人。從類別上看,各級政府人事部門所屬人才流動服務機構總數為3033家,從業人員13276人;行業主管部門所屬的人才流動服務機構524家,從業人員3067人;民辦人才中介服務機構730家,從業人員4250人。共有掛牌人才市場3149家,國家級人才市場總數達28家。網上人才市場逐漸成為人才交流的一個重要渠道。2002年全國各級各類人才流動服務機構共擁有Internet站點1077個,共有1134個市、區(縣)實現了計算機聯網,建立人才信息計算機數據庫20472個,人才市場網站全年訪問量超過6億人次。政府人事部門所屬的人才流動服務機構發揮著帶頭、示范和骨干作用。

活起來:

統一規范人力資源市場 市場化流動成為全社會導向與流動主渠道

本世紀初第一個十年,是市場在人力資源流動中基礎性作用逐步確立時期(2003-2012年)。這一時期,我國人力資源流動領域的主要特征是市場在人力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基本確立,市場化流動逐步成為人力資源流動主渠道,“就業找市場”成為社會普遍觀念;勞動部門和人事部門深化人力資源流動管理體制改革,政府管理職能開始從辦市場向管市場、為市場發展創造良好環境轉變。

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市場在人力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不斷加強。各地紛紛打破體制障礙和政策壁壘,進一步貫徹落實按需設崗、競聘上崗、按崗聘用、合同管理等,疏通黨政人才、企業經營管理人才和專業技術人才流動渠道,貫通人才市場與勞動力市場,加快構建城鄉統一的人力資源市場體系。通過建立勞動合同,實施事業單位聘用制,健全流動人員人事檔案管理、人事代理,建立完善養老、失業和醫療保險等社會保障制度,增加戶籍管理靈活性,實施居住證制度,創新“戶口不遷、關系不轉”人力資源柔性流動機制,推動有序規范流動。

2003年12月,中共中央、國務院召開首次中央人才工作會議,并頒布《關于進一步加強人才工作的決定》,向全國發出實施人才強國戰略的號召。該決定指出,要促進人才合理流動,進一步消除人才流動中的城鄉、區域、部門、行業、身份、所有制等限制,疏通三支隊伍之間、公有制與非公有制組織之間、不同地區之間的人才流動渠道。加強對人才流動的宏觀調控,采取有效措施,引導人才向西部地區、基層和艱苦地區等社會最需要的地方流動,鼓勵人才安心基層工作?!豆抑諧て諶瞬歐⒄構婊僖?010-2020年)》對人才流動提出更為系統和明確的要求,提出要“完善市場服務功能,暢通人才流動渠道,建立政府部門宏觀調控、市場主體公平競爭、中介組織提供服務、人才自主擇業的人才流動配置機制。健全人才市場供求、價格、競爭機制,進一步促進人才供求主體到位。大力發展人才服務業。加強政府對人才流動的政策引導和監督,推動產業、區域人才協調發展,促進人才資源有效配置?!?/span>

隨著1999年高校大擴招帶來的高等教育規??燜倮┱藕褪諧【錳逯平ㄉ璧耐平?,國家對高校畢業生配置方式進行了系列改革。2002年2月8日,國務院發布了《轉發教育部等部門關于進一步深化普通高等學校畢業生就業制度改革有關問題意見的通知》,明確提出,高校畢業生就業工作要進一步轉變高校畢業生就業觀念,建立市場導向、政府調控、學校推薦、學生與用人單位雙向選擇的就業機制,努力實現高校畢業生的充分就業。2003年5月29日,國家發布的《關于做好2003年普通高等學校畢業生就業工作的通知》,提出堅持“市場導向、政府調控、學校推薦、學生與用人單位雙向選擇”的改革方向。2003-2004年,我國大學生就業從行政安置到市場選擇的轉變基本完成。

這一時期,人力資源服務業形成并得到進一步發展。2007年3月19日,國務院印發的《關于加快發展服務業的若干意見》,首次將人才服務業作為服務業中的一個重要門類,強調要“發展人才服務業,完善人才資源配置體系”“扶持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人才服務機構”。2010年國家頒發了《中長期人才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進一步提出要“大力發展人才服務業”。2012年1月24日,國務院批轉《促進就業規劃(2011-2015年)》,規劃提出要大力發展人力資源服務業,加快建立專業化、信息化、產業化的人力資源服務體系。

截至2012年底,全國共設立各類人力資源服務機構28356家(人力資源服務機構是指縣級以上政府部門舉辦的公共就業、人才交流服務機構以及各類人力資源服務企業,不包括鄉鎮、社區勞動社會保障公共服務平臺),從業人員336393人。從服務機構類別上看,公共就業服務機構6914家,占人力資源服務機構總量的24.4%(下同);人才公共服務機構2939家,占10.4%;國有性質人力資源服務企業1204家,占4.2%;民營性質人力資源服務企業17087家,占60.3%;港澳臺及外資性質的服務企業212家,占0.7%。

從服務對象看,2012年,全國各類人力資源服務機構共接待流動人員42978萬人次,登記要求流動人員24532萬人次,共為1888萬家次用人單位提供了各類人力資源服務。

強起來:

激發人力資源創新創業創造活力 全面建設人力資源強國

黨的十八大以來,是人力資源流動更趨活躍、流動配置機制改革全面深化、人力資源活力競相迸發的新時期(2012年以來)。這一時期,我國人力資源流動領域的主要特征,是市場在人力資源流動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不斷加強,在全面深化改革推動下的政府作用和宏觀調控機制更加健全,以合理流動和優化配置激發人力資源活力和創造力的政策效應不斷顯現,人力資源強國建設邁出新征程。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充分發揮市場在人力資源流動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為指導,以促進人力資源合理流動和優化配置為目標的政策相繼頒布。我國人才資源總量已達1.75億人,人才資源規模、科技人力資源以及研發人員數量等指標居全球首位。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人才資源作為經濟社會發展第一資源的特征和作用更加明顯,人才競爭已經成為綜合國力競爭的核心。誰能培養和吸引更多優秀人才,誰就能在競爭中占據優勢?!?/span>

2015年6月11日,國務院發布了《關于大力推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見》,提出“加強創業創新公共服務資源開放共享,整合利用全球創業創新資源,實現人才等創業創新要素跨地區、跨行業自由流動。加快推進社會保障制度改革,破除人才自由流動制度障礙,實現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社會各方面人才順暢流動?!薄豆賾諫罨瞬歐⒄固逯蘋聘母锏囊餳罰?016)提出,要提高人才橫向和縱向流動性,健全人才順暢流動機制,暢通黨政機關、企事業單位、社會各方面人才流動渠道,促進人才向艱苦邊遠地區和基層一線流動。2016年3月16日頒布的《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2016-2020年)規劃綱要》對人才流動提出了明確目標,“建立健全人才流動機制,提高社會橫向和縱向流動性,促進人才在不同性質單位和不同地域間有序自由流動?!?/span>

高校畢業生是我國人才資源的重要組成部分和生力軍,引導高校畢業生等廣大人才向基層一線流動,成為這一時期人力資源流動配置工作的重要內容,吹響鄉村振興和協同發展的號角。2016年4月20日,中共中央組織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等九部門發布《關于實施第三輪高?!叭б環觥奔蘋耐ㄖ?,提出于2016—2020年實施第三輪高校畢業生“三支一扶”計劃。2016年12月30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進一步引導和鼓勵高校畢業生到基層工作的意見》,提出繼續組織實施大學生村官、農村教師特崗計劃、“三支一扶”計劃、志愿服務西部計劃和農技特崗計劃等專門項目,每年選派一批高校畢業生到基層服務。2017年1月,教育部印發了《關于堅持正確導向促進高校高層次人才合理有序流動的通知》,明確要求“不鼓勵東部高校從中西部、東北地區高校引進人才”“高校之間不得片面依賴高薪酬高待遇競價搶挖人才”。2017年11月,中組部、人社部、教育部、財政部、團中央聯合印發通知,共同啟動實施《高校畢業生基層成長計劃》,面向以各種形式在基層服務工作的高校畢業生,力爭用10年左右的時間,建設一支結構合理、素質優良、作風過硬的基層青年人才隊伍。通過強化教育培訓、實踐鍛煉、職業發展、管理服務等全鏈條的服務措施,建設一支結構合理、素質優良、作風過硬的基層青年人才隊伍。2018年1月,中共中央、國務院發布《關于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指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必須破解人才瓶頸制約,要把人力資本開發放在首要位置,暢通智力、技術、管理下鄉通道,造就更多鄉土人才,聚天下人才而用之。2019年6月,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關于鼓勵引導人才向艱苦邊遠地區和基層一線流動的意見》,進一步完善人才培養吸引流動和激勵保障機制,鼓勵引導更多優秀人才到艱苦邊遠地區和基層一線貢獻才智、建功立業。截至2018年底,全國累計選派“三支一扶”人員36.1萬名,覆蓋2300多個縣(市、區),各基層服務項目累計選派高校畢業生185萬名,成為為基層輸送急需人才的重要渠道,成為在基層一線培養鍛煉青年人才的重要平臺,成為高校畢業生服務基層的重要品牌。

2012年以來,人力資源服務業發展進入快車道,為實施就業優先戰略、人才強國戰略和全面深化改革提供了有力支撐。2013年,人社部制定的《關于加快推進人力資源市場整合的意見》,首次在全國范圍內對建立統一規范的人力資源市場進行正式部署。2014年12月,人社部、國家發改委、財政部下發《關于加快發展人力資源服務業的意見》,首次對加快發展人力資源服務業進行全面部署。2017年1月,《“十三五”促進就業規劃》提出要培育人力資源服務產業園,實施“互聯網+人力資源服務”行動。2017年6月,國家《服務業創新發展大綱(2017—2025年)》提出鼓勵發展專業化、國際化人力資源服務機構。2017年9月,《人力資源服務業發展行動計劃》,對今后一段時期人力資源服務業發展進行謀劃和安排。2018年6月國務院700號令公布《人力資源市場暫行條例》,首次從立法層面明確了政府提高人力資源服務業發展水平的法定職責。2019年1月,人社部制定實施《關于充分發揮市場作用促進人才順暢有序流動的意見》,這是近年來人才工作領域首個關于人才流動配置的改革性文件。

與此同時,人力資源流動管理規范性日益完善。隨著“放管服”改革向縱深推進,人力資源市場監管工作思路從國家層面上得到改革創新,進入了由過去注重事前審批向強化事中事后和市場主體行為監管轉變的新階段,職責法定、信用約束、協同監管、社會共治的監管格局正在構建。行政審批制度改革不斷深化。人社部門持續簡政放權,優化流程,簡化程序,實行“先照后證”,降低準入門檻,用政府權力的“減法”換取市場活力的“乘法”。監管手段創新升級。隨機抽查、年度報告公示、誠信體系建設等新方式和手段不斷引入,監管效能大力提升。標準化建設加快推進,人社部出臺了高級人才尋訪、現場招聘會等18項人力資源服務國家標準,人力資源服務標準化、規范化水平明顯提升。綜合執法日益加強。人社部聯合公安、市場監管等部門,每年開展全國性清理整頓人力資源秩序專項執法行動,嚴厲打擊侵害市場主體合法權益、惡性競爭等違法違規行為。2019年8月,人社部頒發實施《關于進一步規范人力資源市場秩序的意見》,進一步規范人力資源市場活動,維護公平競爭、規范有序的人力資源市場秩序,更好發揮市場在人力資源配置的作用,為促進就業創業營造良好的市場環境。

經過長期發展,截至2018年底,全國人力資源服務業全年營業總收入達到1.77萬億元,同比增長22.69%,連續3年保持20%以上的年增長率。全國共有各類人力資源服務機構共計3.57萬家,比2017年增加5541家。其中,公共人力資源服務機構5180家,比2017年減少79家;經營性人力資源服務機構30523家,比2017年增加5620家。2018年,全國各類人力資源服務機構為329萬家用人單位提供人力資源管理咨詢服務,同比增長27.52%;舉辦培訓班37萬次,同比增長15.63%;高級人才尋訪(獵頭)服務成功推薦選聘各類高級人才168萬人,同比增長29.23%。2018年,各類人力資源服務機構共幫助2.28億人次實現就業擇業和流動,為3669萬家次用人單位提供了服務,同比分別增長12.52%、15.02%。

2018年,各類人力資源服務機構共設立固定招聘(交流)場所3.19萬個,同比增長48.51%;建立人力資源市場網站1.33萬個,同比增長10.61%。此外,2018年全國各類人力資源服務機構舉辦現場招聘會(交流會)23.48萬場,同比增長5.29%;現場招聘會提供崗位招聘信息1.14億條,同比增長9.37%;各類人力資源服務機構通過網絡發布崗位招聘信息3.60億條,同比增長16.84%;通過網絡發布求職信息7.29億條,同比增長16.29%。

70年砥礪奮進,70年光輝歷程。我國人力資源流動管理的70年,是始終服從服務于黨和國家事業發展全局的70年,是始終秉承以人民為中心、增進人民福祉的70年,是始終勇于擔當、改革創新的70年。70年里,我國根據經濟社會發展所處的不同階段,不斷調整和完善人力資源流動管理政策,積極開展探索,使我國人力資源流動渠道更加通暢,人力資源配置結構顯著優化,流動服務與保障機制更加完善,管理體制更加科學,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巨大成就。

七十年風華正茂,九萬里風鵬正舉。展望未來,在新的歷史起點上,人力資源流動管理工作將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圍繞“提高人力資源流動配置效能”這條工作主線,充分發揮市場在人力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以推進市場性流動、引導性流動、計劃性流動為抓手,聚焦服務就業創業、服務人才開發、服務高質量發展、服務脫貧攻堅,著力推動人力資源市場法制化、人力資源服務產業化、人才流動配置科學化、人才流動公共服務規范化,奮力開創新時代人力資源流動管理工作新局面,努力把各類人力人才資源聚集到黨和國家各項事業中來,為推動實現高質量發展,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為實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提供有力的人才支撐和智力保障。